大发快乐8

想要吃好喜剧这口饭,你得端个多大的碗? 娱乐

2018-03-25
摘要:喜剧产品的兴衰与整个娱乐产业在生存环境上的变化都有很大的关系。但越是拥有利好的外部环境,就越是需要有强大的制作体系作为其内部支撑。通俗并不等于低俗和媚俗,这对创作者和表演者的艺术素养和创新能力都有着极高的要求。 作者:赵梓嫣 策划:张颖 来源:传媒大眼影视测评组 在近两年的视听内容题材领域,喜剧无...

喜剧产品的兴衰与整个娱乐产业在生存环境上的变化都有很大的关系。但越是拥有利好的外部环境,就越是需要有强大的制作体系作为其内部支撑。通俗并不等于低俗和媚俗,这对创作者和表演者的艺术素养和创新能力都有着极高的要求。

作者:赵梓嫣

策划:张颖

来源:传媒大眼影视测评组

在近两年的视听内容题材领域,喜剧无论在影视方面,还是在台综、网综等综艺领域,都当仁不让地成为时下最容易赢得受众、最有能力完成商业变现的香饽饽。

在近两年的卫视节目编排中,喜剧综艺占有一席之地,部分综艺成为高收视爆款。在2017年的高票房国产电影中,喜剧片或是带有喜剧元素的作品也有很大占比,而且票房黑马频出。

透过现象看本质,就不难窥见幕后制作团队对喜剧市场的勃勃野心,这一现状无疑对整个喜剧行业带来了更大的市场空间,未来的发展态势不容小觑。但是,在热度背后依然有一些需要冷静下来思考的问题。

“低投入、高回报”成客观现实,喜剧影视有前景也有危机

近几年来,随着进口大片的冲击愈演愈烈,中国影视行业一直都在调整着自己的创作方向,对本土化创作方式的求新求变,也一再刷新着对于喜剧类作品的商业认知。其中一些中小成本喜剧电影开始强势崛起,且频频以票房黑马的姿态伫立于大制作电影面前,并在制作和市场中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

从数据上看,今年的喜剧电影似乎都有着非常亮眼的表现。首当其冲的就是票房总成绩高达22亿的《羞羞的铁拳》。作为开心麻花的第三部电影作品,该片的拍摄成本仅有7000万,却赢回了超过30倍的票房成绩,不仅远超《夏洛特烦恼》创下的14.4亿这一成绩,更有可能在经济收益上成为2017年仅次于《战狼2》的大赢家。

紧随其后的《功夫瑜伽》。凭借成龙最擅长的功夫喜剧风格,票房一路飙升至17亿,虽然没有太多的新内容出现,但“大哥效应”显然还是一如从前。而票房位列三到五名的分别是周星驰的《西游伏妖篇》、《大闹天竺》和《缝纫机乐队》。一水的喜剧片至少是杂糅了喜剧风格的电影能够牢牢霸占榜单前五的位置,也再次证明这一类型片在当下国产影片中中流砥柱般的强悍地位。

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大多数喜剧片用极具有笑料的剧本就能展示出高能的喜剧效果,而无需借助先进的科技和昂贵的道具。对于新晋导演和那些规模不大的影视公司而言,喜剧片无疑成为他们尝试在市场效益和观众口碑两方面谋求突破的便捷方式。从《疯狂的石头》、《失恋33天》、《泰囧》到《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其投资回报比往往达到惊人的程度。而时下奋力追赶的网络大电影也瞄准了低成本高回报的喜剧片。

凡事都有其两面性。在小成本大回报的诱惑下,2017年的喜剧类影视市场上同样也催生出一大批口碑和票房双双扑街的作品。正如电影学者尹鸿所说的那样:“值得警惕的是,由于喜剧片的普遍成功,很可能会带来中国中小成本电影越来越喜剧化的倾向,过多的影片互相模仿,题材缺乏创意,将产生大量垃圾作品。”

喜剧电影的优势在于迎合了当前主流消费群体,但如果一味生产粗制滥造的作品,那就等于是以不断透支观众的信任为代价。利用发行、宣传、档期固然可以换取暂时的票房利润,但这种涸泽而渔的营销模式,对喜剧类影视作品的长期发展显然不够明智。

喜剧人一度冲高收视塔尖,喜剧综艺的门槛却越来越高

早在2015年,电视荧屏在经历了音乐选秀、亲子、演说等综艺形式的轮番轰炸后,竞争进入白热化,喜剧综艺以一枝独秀的姿态登陆电视荧屏,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收视佳绩。随后一大批节目如雨后春笋般出现,隐藏其背后的制作团队也随着节目的热播渐渐浮出水面。很多喜剧制作团队本身就长期活跃在话剧舞台,演出经验颇为丰富,对于综艺节目打造积累了原创实力。

欢乐传媒打造的《欢乐喜剧人》系列、《喜剧总动员》系列,始终致力于呈现中国最顶级的喜剧盛宴。由北京长江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打造的《我为喜剧狂》也在选拔优秀喜剧人才的同时,又得到了嘻哈包袱铺、大逗相声队、开心麻花等喜剧团队鼎力助阵。还有东方卫视自制推出的《笑声传奇》,央视推出的《欢乐中国人》等素人竞技类喜剧节目,也相继亮相。

综艺市场的风生水起,无疑让越来越多的喜剧类综艺在节目竞争中站稳了脚跟,但由此引发的“审美疲劳”也在考验着各家制作公司。随着喜剧综艺大量出现,同质化也导致了大规模的优胜劣汰。欢乐传媒董事长董朝晖就曾表示,对制作公司来讲生存并非易事,今年以来这个行业里80%的团队都处在亏损状态下。

想要实现与电视媒体的合作,使其愿意把最好的时段留给喜剧类综艺,且自愿进行宣传,制作公司就必须得有稀缺的、不可替代的资源,要能做得了金字塔尖的内容才行。如果没有这些硬件或是做不出“爆款”,就很容易被电视台抛弃,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无情。好在目前综艺市场已经呈现出更大的开放性姿态,比如与东方卫视合作多年的欢乐传媒又在同时联手浙江卫视。一是因为各家卫视的优质节目相对有限,二是电视台更加开放包容的姿态。

好的喜剧节目往往具有不可复制性,一旦几家头部制作公司将有限的资源整合到位,就会让喜剧综艺的门槛变得越来越高,导致那些资质平平的制作公司很难再融入这一市场。除了欢乐传媒等老牌制作公司,横空出世的大碗娱乐已经成为绝无仅有的后起之秀。其出品的全实景即兴类喜剧节目《开心剧乐部》,除了大碗娱乐旗下的签约艺人和飞行嘉宾外,还有很多新鲜面孔,他们都是大碗娱乐主办的“喜剧培训班”中的优秀成员。

作为大碗领头人的贾玲也曾表示,目前能够做喜剧的制作团队其实并不多,节目也是越做越难。而“喜剧培训班”计划的推出,目的正是要挖掘更多热爱喜剧、拥有喜剧天赋的优秀人才,为喜剧界注入新鲜血液。其中的佼佼者会深度参与到大碗娱乐的诸多节目创作中来,帮助他们实现线下学习培训、线上出演节目的养成新模式。

以创新方式布局全产业链,喜剧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喜剧题材最早进入网络的方式是通过网剧,比如《屌丝男士》《废柴兄弟》,后来有走入了网大、网综及更多领域,孵化的方式更加多样。日前,欢乐传媒已与新浪微博正式达成协议,共同孵化喜剧IP,联合推出“段造英雄”微博段子影响力价值榜,配置国内顶尖制作人和编剧组成的评委会筛选体系,过选的段子将输出至欢乐传媒旗下的多档热播综艺,形成深度的网台联动。据悉,《喜剧总动员2》、《欢乐喜剧人4》以及欢乐传媒正在研发的新型网综《SNL周六夜现场》《言王的诞生》都将采用这一模式进行创作。

至于大碗娱乐方面,除了继续以老带新的方式打造创作梯队外,还提出了“Fun基金”喜剧编剧扶植计划,以3000万的投资额完成喜剧编剧人才的定向扶持,力求从喜剧的创作源头上挖掘新人。目前大碗娱乐的多个影视作品都在开发当中,爆款作品《你好,李焕英》也将被开发成电影。在潜心创作的同时,大碗娱乐还将涉足内容投资领域,由包贝尔执导的《欢喜猎人》就是其中的项目之一。公司首席内容官孙集斌表示,大碗娱乐将走出一条以舞台为据点,涵盖喜剧综艺、电影、电视剧、网剧梯队的全产业链之路。

喜剧作品在近几年热度的持续走高,已经彰显出市场和观众对这一类型产品的饥渴。无论是喜剧电影的票房神话,还是喜剧综艺获得的高度关注,这些喜剧产品的兴衰与整个娱乐产业在生存环境上的变化都有很大的关系。但越是拥有利好的外部环境,就越是需要有强大的制作体系作为其内部支撑。通俗并不等于低俗和媚俗,这对创作者和表演者的艺术素养和创新能力都有着极高的要求。

但万变不离其宗的是,观众的文化心理需求才是创作的原动力所在。这就要求喜剧从业者深谙“以人为本”的道理,在笑声中带领观众“超越低俗”,让优秀的作品在整个喜剧产业链上得到进一步的投射,让观众的需求在投射中得到满足。要吃好喜剧这口饭,不是端个更大的碗就能端得稳,恐怕还得先把碗端得住,才可以吃得顺、吃得久。

意见反馈